当前位置: 主页 > IT界 > B抄袭A,C却成被告?“IT界第一奇案”门道在这儿内容

B抄袭A,C却成被告?“IT界第一奇案”门道在这儿

2019-06-08 16:57 作者:vn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原标题:B抄袭了A,C却成为被告?“IT界第一奇案”的门道其实在这儿

“国内首例云服务器提供商责任认定案日前一审宣判,阿里云被判承担侵权责任。而围绕云计算服务器属性界定的争论,却仍在继续。”

B抄袭A,C却成被告?“IT界第一奇案”门道在这儿

近日,一起“B抄袭了A,C却成为被告”的侵权案件引发舆论热议。因认为己方游戏被盗版,且盗版游戏通过阿里云服务器进行运营,乐动卓越公司两次致函阿里云,要求其删除侵权内容,并提供服务器租用人的具体信息。交涉无果后,乐动卓越公司将阿里云起诉至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阿里云辩称,自己并非涉诉软件的上传者和经营者,未实施直接侵权行为,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游戏软件被盗版,云服务器提供商却成为侵权责任被告,乍一听似乎匪夷所思。其实,本案的案件事实并不复杂,双方争议焦点在于:当接到声称被侵权一方的投诉时,云服务器提供者是否应该配合投诉方对相关数据进行审查?而这一焦点的本质在于,阿里云提供的究竟是网络服务,还是网络底层基础设施?

阿里云一审被判担责

B抄袭A,C却成被告?“IT界第一奇案”门道在这儿

在乐动卓越公司看来,阿里云属于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即向广大用户综合提供互联网接入业务、信息业务和增值业务的运营商。ISP在互联网应用服务产业链中属于内容收集者、生产者以及业务提供者的角色。

据了解,由于我国网络传播领域的法律法规没有直接对云服务器的性质作出规定,在司法实践中,一般都认为云服务器是信息存储型服务器,即网络服务提供者。有互联网业内人士也认为,基于云计算IaaS(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即基础设施即服务)的服务模式,阿里云的云计算能力可以被认为是ISP的一种。

而我国侵权责任法第36条则明文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3条也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明知或应知所链接的作品侵权的,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

据此,石景山区法院审理后认为,阿里云公司作为服务器提供商,在他人重大利益因其提供的网络服务而受到损害时,其作为服务器服务的提供者应当承担其应尽的义务,采取必要的、合理的、适当的措施积极配合权利人的维权行为,防止权利人的损失持续扩大。这类措施包括向相关服务器租用人询问相关情况、将权利人的投诉材料转达被投诉的服务器租用人,并根据租用人的反应采取进一步的必要措施。而阿里云对乐动卓越公司的通知一直持消极态度,主观上其未意识到损害后果,存在过错,客观上导致了损害后果的持续扩大,阿里云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故判决阿里云赔偿乐动卓越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约26万元。

另一种声音

云计算不应与普通网络服务混同

B抄袭A,C却成被告?“IT界第一奇案”门道在这儿

不同于乐动卓越公司和一审法院的认定,阿里云、部分专家和网友则认为,阿里云提供的云计算服务属于网络底层基础设施的范畴。如同公路系统由国道、城市干道、辅道共同组成一样,互联网的信息高速公路网也是由骨干网、城域网、局域网等网络层层搭建而成,云计算则可以让互联网用户通过网络以按需求、易扩展的方式获得资源。

目前,阿里云已提起上诉。

曾参与起草侵权责任法的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服务器属于计算性质的服务器,“阿里云公司能够控制的是计算能力,而非存储和服务的内容。”因此,在民事侵权领域,云计算平台的法律责任应该与存储空间平台的网络服务提供者责任分开。

朱巍认为,本案一审判决值得商榷之处在于,《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所规定的“通知删除责任”“明知和应知规则”被机械适用到新型云计算的类别之中。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王迁把阿里云在本案中的角色比喻为酒店式公寓的管理方:“管理方确实保存着所有房间的钥匙,但却无权在任何时刻随意打开房门查看情况,甚至允许他人进入房间。只有经过司法机关的司法程序认定,该顾客存在违法事实时,才能配合要求打开房门。”

客户“云端”隐私该如何保护

B抄袭A,C却成被告?“IT界第一奇案”门道在这儿

推荐阅读: